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 系部首页 学生工作 正文

父爱的颜色

来源:新媒体中心 时间:2019-12-31点击数:

父爱是什么颜色?在儿时的我看来,它是淡绿色的——是屁股上的“黄瓜印”的颜色。如果真的有童年阴影这回事,那么我的童年阴影则是屁股上的“黄瓜印”。

对此,我一度讨厌过父亲

不仅是因为挨揍,更是因为他总在我童年中缺席。

小学六年,他从未参加过我的家长会饭桌上,也从来听不到任何夸奖我的话,永远都是别人家的孩子。虽然心里对他有怨气,但我是么地渴望听到父亲说,哪怕是一句,夸奖我的话。但遗憾的是,从来没有。

这种局面一直到我上初中才有所改善。

印象很深的一次,父亲唤着我的名,让我和他一起清理鱼缸。我负责拿着水管一头儿,他则拿着另一头。隔着一扇门,我们第一次因为欢快的鱼儿说说笑笑,配合的如此默契!当父亲弯腰给鱼儿换水时,我注意到,他头顶的头发乌黑浓密不再,而是变得稀稀疏疏,若隐若现地还能看到头皮。我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:这不正是父爱的体现吗?他也许不善表达,但青丝变白发却是最好的证据!如果没有他日复一日的辛劳,我还能安安稳稳地在私立学校读书吗?想到这里,我之前对他的意见也烟消云散。

从此,我们之间的那道心门仿佛打开了。每次回家,我和父亲都会敞开心扉,谈谈学校里的感受和见闻,谈谈最近发生的趣事儿,其乐融融。

后来,我升入高三,妈妈去了烟台。于是乎,我每次回家就由父亲负责为我忙前忙后。那时候父亲仿佛成了母亲,因为他把母亲过去做的事情都接手过来了:你很难想象,一个快20年没有包过水饺的人为了女儿“想吃三鲜水饺”这一句话重拾“旧艺”,尽管包出来的水饺个头大的能赶上包子,我还是吃得津津有味。有时候父爱就是这么简单却深沉啊!简单到一顿可口饭菜,深沉到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慢慢体味。

现在的我,已是一名大学生,但在我的心里依旧住着一个幼稚的孩童。就在我生日前一周,我给父亲打电话,电话的内容是让他在我生日那天为我包一顿水饺,然后再发个朋友圈祝我生日快乐。或许,在别人看来,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要求,但这对我一向以低调著称的父亲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。果不其然,他还是拒绝了我。当时我并没放在心上。等到了生日那天,我突然发现我的朋友圈有人发表了这样一条动态:祝女儿生日快乐,愿女儿天天开心事事如意学业有成。并附上了他一贯包的巨无霸饺子。看到这里,我不禁心头一暖。

也许随着年龄的渐渐增长,现在的我更加能体会到父爱的颜色--父爱的颜色从来都是最温柔、最暖心的!它是缤纷的糖果色!

就像乔一在《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》中写到的那样:“父爱是温柔地印刻在血脉中的守护”我要感谢父亲的付出,我也很庆幸自己可以拥有渐变色的父爱!

无论你眼中父爱是什么颜色,都请记这份爱并用一生的时间来守护它


Copyright (c) 2012 sdmc.Cn All Right Reserved. 山东医学高等专科学校(济南校区)版权所有地址:济南市二环南路5460号